无限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你是向晚的萤火 > 第六十二章:中间人的悲剧生活2
    老妈哼了哼,“我一跟你说这个,你就说没钱。那结什么婚?木亮这么点本事?当初怎么答应我的?这还买什么第二套房?”

    “妈,这里还要赚钱养家,办婚礼,装修房子。按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,木亮一个人能撑住这些,真的算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!你们在这住着,就给点生活费,我又没用你们的。难道我娘家还贴钱不成?!”妈妈很是不满,“话说回来!不是说我管你们要东西,要钱,而是你们自己要懂点人事儿!别板着个脸,跟欠了你们的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晚上木亮回家,妈妈还是一脸的不高兴。而我却得佯装无事,嬉笑逗乐。

    木亮看出了妈妈的不悦,房间里压低嗓音问我到底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我没有细说,只说老妈性格怪,可能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木亮仔细瞅了我一眼,想从我表情中发现点什么。

    刚洗过澡的木亮,有些冷到发抖。钻到被窝里伸过手搂着我的腰,脖子靠在我的肩上,幽幽地说:“妈这边的热水器是不是坏了?洗澡水忽冷忽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一点吧,改天找人来修一下好了。”我试图推开木亮伸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谁料到他力气倒是大的很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就下订单重新买一个,给妈装上,她心情说不定也好一点。她心情好了,你也心情就好了。”木亮一边这样说着,一边笑着蒙上被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工人就送回来了热水器,安排了人装好。

    老妈看到木亮忙进忙出,也舒展开了眉头,我心里也暗暗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晚上做材料的时候,看着闪烁的鼠标发呆。老妈这次睡得很安稳,木亮忙着画图。我却静不下心,明明应该庆幸妈妈的火气压下去了,心里却不踏实。

    南城的天真是奇怪,明明开春了,还一阵阵凉意从门缝里窜进来。

    木亮牵过我的手,让我的手伸到他的衣服里暖着。

    过一天是一天。我心里默默地说。看着木亮的侧影,有他在身边,一起享受当下的岁月静好,也不错。

    书法组的课真是很少,每种字体一分,每周的课也少了,有时得一整天在家呆着。

    今天一天只上了下午课又回家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每天在家时间很长嘛,要么就是上晚班。”妈妈斜眼看了我一眼,语气间似有不悦。

    “嗯,课时少了。”我抿了抿嘴,没敢抬头看妈妈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呵!我看你是想把交的生活费吃回本吧?!这样一天两三餐,你是一点不吃亏呀!”

    老妈的话,惊得我瞪圆了眼睛望向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难道不是么?!以前你都是在单位自己吃饭。这个学期,你可经常在家里吃!怎么?怕吃亏了是吧?你可算的真精啊!”

    真亏了老妈的脑洞能想到这些。

    “妈,以前你说我小时候,姥姥带我时,你给的生活费补贴姥姥。姥姥每次都拿好吃的给我,姥姥还说给不给钱都要养,给了钱更得吃好喝好,不用在实处难道买花戴吗?为什么妈,你和姥姥相差这么大?”

    其实这话一说出口,我就后悔了,我知道老妈又得想歪,我再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哈!你这下自己招了吧?!你就是觉得给我钱了,你亏的很!所以要吃回本!”老妈冷笑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笑,看得我心里直发毛,手臂都冒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您和姥姥的性格也相差太大了!我没想吃回本,但是在家吃也是正常的吧?难道我没课也要去单位吃?”

    “你!你就是算得精!小气!对娘家都这般计较!白养你这么大!给了钱就该花掉!你可真是体贴你老妈!还说什么靠女儿,就你这样,我靠的着你么?”

    “妈,你这样说真的很不凭良心了。我们住在家里,家里缺这少那的稍微贵一点点的东西,都是我们买,就连洗衣液也是我们买。也交了生活费,我也不是特意要留在家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一句你说十句!你先听我说完,你再插嘴!人家孝顺的女儿啊,还得往回扒拉,想着法子给娘家补贴,你倒是好啊!还啃老?你好意思么?!”妈妈敲着桌子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我刚要张嘴反驳。

    老妈又怒斥:“你别插嘴!我话还没说完呢!我没说完我心里不舒服的!你洗衣液多少钱呐?要不要我算给你?!”

    老妈去房间拿了张大钞飞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“拿去!你就配啃老!一点这个那个的都记在心里!你怎么不用个本子记下来呢?!白眼狼!你这么为夫家考虑,你俩可得长久了啊!千万别散伙!散伙了,我这也不会收留你!”老妈咬牙切齿,捏紧的拳头让指节的关节都绷到发白。

    眼眶酸溜溜,泪一颗颗滚落,滴在纸上,字似乎都被放大了,横竖笔画间的水墨渍都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“你们喜欢吃什么,我哪一样不是认真准备?你就这么看不得钱给了我?!俩个人在这,电费水费煤气费,难道都不会多些么?”妈妈一边怒喊,一边回到厨房用铲使劲敲着锅。

    “妈,我其实不在乎吃什么,就算每天喝点白粥吃点咸菜,只要和和气气开开心心就很好了。我们谁也不要那么敏感好么?”我哽咽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,喝粥?你是在打我的脸吗?!木亮要怎么认为?说我丈母娘掉钱眼里?月月拿着钱,看不到吃的?!你还真的会做中间人呢!”老妈拿着锅铲冲出厨房,指着我凶狠狠地说道:“你这脑袋,我真恨不得拿勺子挖开看看!”

    “那妈你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我意思是你不要太尖钻!一分一厘不要算得太精准!我是你妈!不是你的保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好。”含着泪点头。

    爬到床上,蹲坐着床角。趴在自己的手臂上,任由眼泪纵横。

    其实每次在家,我都尽量不让老妈太麻烦。以简便为主,能打发一顿便是一顿。木亮回家吃饭的时候,老妈便会另做一份好菜。

    不知道此时妈妈在厨房做的什么,锅铲敲得咣当响。

    受气的饭,我是吃不下的。

    饭点到了,妈妈一个人在客厅旁吃饭,空空的房子里回荡着咀嚼声。

    可是谁也没有说话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