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女南的笑脸谱 > 三十二章 蓄势待发
    给人欺负崖子姜从来都不觉得丢人,小仇恨笑一笑就过去了,大仇恨他会铭记在心里转化成动力,人的忍耐也有一个度,如今都给欺负到头上了,哪有还一直忍让的道理。

    一笑泯得了恩仇吗?

    突然一股厉流从骨刺发出奋激心灵,崖子姜心神一震,他说,“这不是怂不怂问题,那你懂不懂什么叫,不做无谓的牺牲?”

    骨刺血戾怒放,周围阵阵发渗,崖子姜大概猜出它的意思,他一声哼唧,“不服气是吧!有本事你自己去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小骨刺自打进入这座山反应比较激进,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,但是没有这么强烈。

    山里像是有某种邪煞东西在牵扯着骨刺,以至血煞弥漫,小脾气上来了。

    小小骨刺不会说话,他们之间全凭心与灵融会贯通。

    单凭念识传递,崖子姜有时候也会会错意,他也希望自己会错意。

    “别瞎闹腾了,我养好了伤,才有能力带你吃血,这样子够意思了吧!”崖子姜这话讲完,小骨刺安分多了,戾气慢慢消逝,仿佛进入了睡眠状态。

    搞定这玩意不容易啊!

    骨刺是自己的精神支柱,只要有它在,仿佛爹娘也在身边陪伴,它是很好的小伙伴,也是最难管治的小伙伴。

    一队骑兵搜捕仍然在继续。

    一有风吹草动,崖子姜立马开溜,跑得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主意是定好了,等伤势好转,如果他们再不走,那他就真的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养伤期间,不适宜作战,也就这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,起初给激怒了热血沸腾那股劲渐渐的莫名其妙给磨削了一样,不如原先那不止不休一般偏执。虽然发生了一些小闹剧,这一趟下来仿佛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,有些迷乱浮如。

    总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明明前方看得清清楚楚的路,仿佛一下子给迷雾遮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追捕,他在躲避养伤。

    跑了累了,他需要冷静,也需要养伤,找个地方躺在草地上,摘下一株小草咬着,昂望着蔚蓝天空,一片晴空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见过这样的天色,老天爷是开眼了?”

    山里凉风拂面,是一阵慵懒风,致使人的睡意都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不该信?”

    信天不如信自己,坚定自己的信念比什么都重要,即将要面对的窘况,也早晚要面对,何不挺直腰杆子。

    崖子姜现时是处于年少气盛阶段,一直忍让只是不想惹麻烦上身,他从来不会主动找麻烦,如今麻烦找上门来,他也不怕麻烦,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,要死也要拉上一堆垫背的!

    天下行万程路,餐风露宿,吟咏诗集,风来时笑哼小歌谣,砥砺征远,五味杂陈的故事都在这里面,起码也有三成要带着血腥味,身为男儿身本该满腔热血,提刀出门那有不沾血?

    热血沸腾与冷血无情都是战场上挥洒,为了拼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说得对,成就一段美丽故事可以没遇着贵人,因为自己就是一个贵人!但是一定要有敌人,一段千古佳话必须有一个好对手来充当这样的一个人物,这样的故事才会演绎的精彩,这些人的出现,是不是恰好让我看到了精彩背后依然是精彩绝伦呢……那么说来,养好了伤,仅是为了下一次流血做准备?”

    血写的小故事,血淋淋的,也坦荡荡。问心向阳,错不在自己身上,又何须惧怕?

    “试一试不就……那就准备流血吧!”

    这时,他想起了老朋友。

    他拉出脖子上,一条只串连两块小石头的链子,他轻轻揉搓揉搓,“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决定,我相信也一定会是那样子!”

    一块小石头怎么可能会说话,但是其中一颗代表了最好的挚友崔从新。

    所谓的正义不过是平衡那些人虚伪感的谎话。

    “或者……他是对的,如果错了,那就由我来证实这一切!”

    以后见面,崖子姜不想让他给嘲笑了。最好的时光仅在过去,谁愿意让它成为永远。

    记忆是个好东西,有道不尽的情怀,能苦中作乐的也是这不值钱的玩意了。

    他自言自语说,“记忆真是无价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这样子!”

    崖子姜拿下石头链子比拟一番,一颗石头代表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,这些往事真的是多少钱都买不来。

    其实自己不屈不挠的性子已经帮崖子姜做了决定,嘀嘀咕咕的自圆自说,只为了求得一份鼓励,之前的犹豫也是因为连一个说话的声音都没有,才会灰溜溜的没有斗志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条命,那么我就拿这条命跟你们玩到底!”

    认准了的决定,流着血也要坚持下去,犟是犟了一点,归根到底还是心里不服气。

    逃了三天,以中三境地人之境玄妙修为,他的伤势也好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亦无需再忍,他已经做好赌命的觉悟了。

    山里崎岖不平的地形就是自己的依靠,他在暗敌人在明,自幼山里长大优势就在自己这边,既然不死不休,那就不死不休好了。

    人敬一尺回敬一丈,一直躲避也躲烦人了。

    不给点颜色看看,以后只会有更多的人骑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不给那些人一点教训,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,若果他们觉得不够血腥,那么就让它变成了一个猎杀者的战场!

    “我得好好尽一份力,不然真的辜负了你们的热情招待!”

    清风卷积着,朦胧的水雾袭来,轻轻的打在脸上,凉凉的,衣着粗劣的一个少年郎不断地捡起石块,玩起打水漂,河面荡起来的浪花一朵又接一朵,水波潋滟,直到手里所有的石块都沉落了河底,他自问,“第一次正式下山就……我又能打起多少浪花?”

    后浪推前浪,不知道一生的规则是不是也这样的规律?

    崖子姜突然自打一巴,“我这么那么笨?这都想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跟他们拼命?”崖子姜就差那么一点就拿命去拼了。一直忍着、忍着,脑子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冲昏了,他现在才想起来,山上有恶狼出没,而自己才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这一笑,意味着一场大大的血色盛宴也将由此刻开始准备着。

    也许,他酝酿的还不止是一场血的宴会。

    渐渐地夜了,骑兵们点着火把,几乎把满山遍野都给照个通明,彷如点点星雨燃烧着苍夜。

    先前那几箭,他要从那些人身上讨回来,一直给穷追猛打,条件也允许他反击,如果一切顺利,今夜注定是个无眠夜宴。

    骑兵举着火把整齐前进,逐渐越往山林的更深处靠近,他们也终于在一棵树旁边发现了崖子姜,崖子姜也远看着这支精骑,其实是崖子姜故意停在显眼的地方等这支骑兵。

    “快!他就在前面,快去前方截拦他的去路!他无路可逃了”

    一百双眼睛盯着,崖子姜面无表情,他慢慢站了起来,“挡我者,我给你让路,惹我者,铁定也不会让你好过!你们做好了觉悟了?”

    “小毛贼,休得猖狂!待我擒获看你还敢如此斗胆!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,擒拿此子,将军之位离咋们不远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这一支小精锐军,军心澎湃,战意迸发,一个个暴戾恣睢仿佛誓要捉拿崖子姜才能解恨。

    给发现了,崖子姜依然选择了躲让,他对山里的动静不太满意,所以计划不能如期行动,不是自己预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嗖一声,崖子姜如灵猴一样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给人逼到这个地步,时机未到灰溜溜的走了,这般无趣,快要连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。

    夜寒半啸啸瑟,刀刃未动,杀气已是盖满了尧山,这是崖子姜最喜欢的夜晚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他习惯了大山的廖寂,白天黑夜对他来说几乎无差,总而言之一旦到了夜里他就会精神焕发,他实打实的一只夜耗子。

    “打架要绝对修为压制,而不是量力而为!如果你不偷懒,如今一定是法人之巅!”

    那时,他气昂昂叫嚣,“偷懒跟不偷懒同样是下三境,既然人天生下来就有偷懒这本事,那我为什么还不想尽办法偷懒?”

    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。

    然后崖子姜给老爷子吊起来打一顿。

    打完之后,老爷子摇头叹息,“恨铁不成钢啊!”

    回想起九岁那一次与老爷子骂趣,崖子姜傻里傻气的笑了。

    春暖大地不归燕,东南西北都是家。

    也许做一个流浪客会很不错吧!先提是保住小命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再偷懒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他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提醒自己了,他希望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他戴回链子,趁着有时间,练一练老爷子传授的《无别功》

    这套无别功法,他倒背如流,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无别功法如其名一样别无奥妙之处,至少他练了十多年没发觉,大概就是积少成多的修炼方式。

    来来去去几个动作,纳气再吸气再度气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短时间之内突破,多累积一分力量,便多一分胜算,多一分生存机会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