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日一早,郭家三人便去府衙门口去接宋恒。

    宋恒见到宋掌柜和郭氏满脸抱歉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道歉的,你做的对。”宋掌柜颇为欣慰的拍了拍宋恒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没有向晚小姐,我们都没有相见之日。你应该出手,如若是三叔,三叔也会打他个满地找牙。”宋掌柜握着拳头,在空中挥舞了一下。

    宋恒颇为感动,虽然是三叔,但也刚刚相认,能这样待他,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宋恒回到宋家,沐浴更衣,郭市又准备了丰盛的午饭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要让向晚小姐知道。我不想让她听了闹心。”宋恒说道。

    “堂哥,我们昨日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,就是不让向晚小姐知道。悦悦小姐那边我也已经叮嘱她了,她说保证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吃过午饭之后,宋恒便匆匆赶到了太医院。

    可是太医院那些太医看他的目光与之前已经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之前听说他是二皇子推荐来的,对他颇为尊敬。很多人主动靠近他,与他做朋友,他虽然知道这是因为二皇子的缘故,但也没有多想。他认为可以用自己的医术来证明自己是值得留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可今日重新回来完全不同,别人远离他,对他都是鄙夷的目光,看到他还会窃窃私语,说一些难听的话。

    宋恒心情跌落到了低谷。人们为什么不去考证一些事情,是不是真的就主观臆断的这样对待他。

    宋恒来到了姜首正办公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姜太医。”宋恒进来躬身行礼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宋公子。”江太医见宋恒进来示意他坐。

    “姜太医,有什么事情你就明说。”宋恒已经感觉到了不太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沈向晚拜托二殿下给你写的推荐信,还有你为什么隐瞒你就是沈向晚从金水桥扛回去的那个男人。”姜太医看着宋恒逼问。

    宋恒看向姜太医,没有半分退却,道,“这与我进太医院有什么关系?我拿的是二殿下的推荐信,但是我能考进来是凭借真才实学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我的本事姜首正也是认可的,前两日您亲口说的,想要好好的栽培我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是之前,但现在不同了。之前是因为你的人生没有污点。可现在,你已经有了污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川蜀来到京城,走在半路钱财被抢,身无分文,靠乞讨走到京城,到了京城,我发着高烧,濒临死亡,是向晚小姐救了我,把我救活,她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们再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这个世界上有人敢要玷污向晚小姐半分清白,我绝不轻饶,姜太医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这样想,是因为你们的想法肮脏,而不是我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宋恒说完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姜太医气得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宋恒一口气冲出了太医院。

    冲出了几丈远的距离,停住脚步,回头看向太医院的木质牌匾,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这里曾经是他的梦想,他从川蜀一路千辛万苦,九死一生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进太医院。

    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这里的人如此狭隘,一些莫须有的事情,竟然如此看待他。

    宋恒擦干眼泪,叹了一口气,在京城的街道上徘徊了半日,最后回到了宋家成衣铺。

    宋掌柜原本就有些担心,看宋恒回来耷拉着脑袋,有气无力的样子,知道一定是遭到了别人的白眼和议论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被传言说被一个女人包养,这种名声不好。可是这种事情又最是难以证明的,这就像是一个女人,说是被别人玷污,也是最难以证明自己清白的。

    “恒哥儿,有什么事情就跟三叔说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宋掌柜敲了敲宋恒的门,从外面说。

    宋恒答应了一声。吃饭的时候,便将太医院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宋掌柜郭氏和宋甜甜。

    宋甜甜咬牙切齿,“这些人还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掌柜也是从川蜀艰难跋涉到京城的。来到京城糟了多少罪他心里明白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大不了跟着三叔学做布料生意。”宋掌柜语气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“学什么布料生意。恒哥儿喜欢学医,那就学医。过段时间寻找个铺子,开一家医馆。大夫不论到什么时候都饿不死。”郭氏说道,“大不了咱们就开个妇科,妇科最挣钱,还最轻松。”

    宋恒脸颊都红了。这三婶子什么都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婆娘什么都说……”宋掌柜白了郭氏一眼,“恬恬还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郭氏豪不在意,“这个我最了解,最有发言权。妇科是最轻松,最能挣钱的,何况谁家不生孩子,不娶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宋恒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母亲,先别说这个了。堂哥刚刚才从太医院出来,让他先想想将来想做什么。不急于在这一时。咱家又不缺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宋恬恬看着宋恒笑着说,“哥哥,你也莫要着急,也莫要有心理负担。咱家不缺一口吃的,你好好的盘算盘算。这段时间多读读书,有时间去开个义诊,也算是积德行善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我们恬恬想的多好。对,有时间开个义诊也不错。”宋掌柜欣慰的看了女儿一眼,“街坊邻居照顾咱家生意这么多年,开个义诊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还是恬恬想的周到。开半年,一年的义诊,名气出去了,然后再开个医馆,必然人气很旺……”郭氏也笑着说。

    宋恒心里很感慨,三叔,三婶,还有堂妹,一点都不把他当外人,真是他的幸运。

    太医院显然是不能再回去了。

    晚饭之后,宋掌柜拿着一壶酒进了宋恒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三叔。”宋恒笑了笑,“三叔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起伏,跌跌荡荡,就是这样。有艰难的时候,有顺遂的时候。你看看你,差点死了,要不是遇到向晚小姐,你可能现在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你想想你多顺,遇到这些坎坷也很正常,不要太难过。难过的时候就喝点酒,睡上一觉。”宋掌柜说。

    宋恒很感动,点点头,“我知道,三叔,我真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宋掌柜拍了拍宋恒的肩膀,放下酒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恒就着下酒菜,将这壶酒喝了,然后睡下去,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。

    宋恬恬第二日一早去找胡悦悦,将宋恒的事情告诉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